人与自然是生命共同体

发布时间:2024-04-24 17:39:31 来源: sp20240424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自然是生命之母,人与自然是生命共同体”。人是自然存在物,是自然进化的产物。大自然是人类赖以生存发展的基本条件,人与自然的关系是人类社会最基本的关系。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的大国,要“建设现代化国家,走美欧老路是走不通的,再有几个地球也不够中国人消耗”。人类同自然进行交互活动时要始终秉持生命共同体理念,为自然守住安全边界和环境底线,努力构建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地球家园。

  人靠自然界生活

  在原始状态下,人类生活在自然状态之中,从自然中获取必需的生活资料,人与自然生存与共。人与自然之间的这一关系,被资本主义的工业革命彻底打破。在资本的驱使下,人类开始向大自然索取,甚至是妄图征服自然。人类对自然秉性的判断一度是错误的,人类中心主义是启蒙时期以来人类对自身命运的最大误判,人类绝不会无条件地成为自然的主人,自然也绝不会像羔羊那样“温驯”地可以任尔欺凌,人类终将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人类对大自然的伤害最终会伤及人类自身,这是无法抗拒的规律。恩格斯早就警告过我们:我们不要过分陶醉于我们人类对自然界的胜利。对于每一次这样的胜利,自然界都对我们进行报复。人类出于自身的短期需要,无理无序无度地掠夺自然,将自己视为至上的主人,任意地宰制自然,“人为自然界立法”。自然界被当作一个巨大的能量库,用以满足人类的一切需要。其实,人类只有一个地球,自然不管多么博大,总是有边有界;自然资源不管多么丰富,总是有始有终。经济理性对自然界的僭越,违背了自然本身的进化逻辑,影响到了自然界的可持续发展,最终必将走向反面,反过来危及人类的生存。

  人不是站在自然之外的主人,人是自然进化的产物。马克思指出,“人靠自然界生活”。人类在同自然的互动中生产、生活、发展。中华文明强调天人合一、道法自然,强调人类按照大自然规律活动,取之有时、用之有度。人绝不是站在自然界之外,相反,人是属于自然界和存在于自然界之中的。自然对于人类具有先在性、优先性。没有人类,地球还是地球;没有地球,人类何处安身立命?人来自大自然,“大自然是人类赖以生存发展的基本条件”,自然界的生态平衡是人类永续发展的重要前提,保护自然就是保护人类,建设生态文明就是造福人类。因此,我们要站在对人类文明负责的高度,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探索人与自然和谐共生之路。

  共产主义是自然主义和人道主义的彻底结合,是真正解决人与自然之间矛盾的社会形态。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对生产逻辑与生态逻辑、自然逻辑与人本逻辑之间的应然关系和理想状态进行了深刻揭示,“这种共产主义,作为完成了的自然主义=人道主义,而作为完成了的人道主义=自然主义”,理想的人本社会“是人同自然界的完成了的本质的统一……是人的实现了的自然主义和自然界的实现了的人道主义”。

  剥夺自然以成全人类是一笔拙劣交易

  自然界的生态平衡是人类生存和发展的一个重要前提。在长期的进化过程中,自然界形成了错综复杂的动态平衡关系。然而,资本主义社会受资本扩张的本性驱使,经济理性日益膨胀、肆无忌惮,而生态理性则日渐式微,人类摇身一变成为自然的主人,凌驾于自然之上,获得了支配自然的绝对权力。资本俨然就是“国王”,是支配一切的绝对力量。资本不害怕什么,资本唯一害怕的就是没有利润或利润太少。马克思曾经援引托·约·邓宁的话说,资本一旦有了适当的利润,就会马上胆大起来。如果有10﹪的利润,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它就会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它就会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于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敢冒绞首的危险。如果动乱和纷争也能够带来利润,那它就会鼓励动乱和纷争。走私和贩卖奴隶就是证明。可见,资本家连法律都不害怕,连杀头的危险都敢冒,他们还会在看似“温驯”的自然面前望而却步吗?显然不会。

  为了利益的最大化,资本无限制地催逼自然,向自然索取价值,逼迫自然按照对资本增殖有用的方式贡献自己的价值,奉献出自然本无力奉献的东西。在资本家还不知道怎样支配资本的时候,他们却已经被授予了支配自然的过大权力,自然正是可以无偿地给资本家带来利润的工具。资本家剥削工人的同时,也加强了对自然的剥削。正如英国生态学马克思主义者佩珀所指出的那样,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不仅决定了资本主义社会中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剥削与被剥削的关系,而且决定了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也是剥削与被剥削的关系,自然以其“温驯”的姿态满足资本增殖的欲望,资本对自然的“剥削”已经构成资本主义剥削的一部分。

  显然,人类对自然秉性的判断不能过于天真和单纯。人为自然界立法,人类对自然界的每一次胜利,自然界都进行了报复,自然以其自身异化的方式完成了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否定。人类在资本逻辑的支配下将自然玩弄于股掌,人类一次次触及自然生态的边界和底线。然而,毋庸置疑的事实却是:人类行为带来的生态压力终于冲破了生物圈自我调节能力的限度,破坏了自然界的动态平衡关系,导致了全球性的生态危机,人类不得不面对生态失衡、环境污染、气候变暖、资源枯竭、土地沙化、水土流失、河流干涸、草原退化、森林锐减、能源短缺等“全球性问题”所带来的现实威胁。资本主义现代化最终换来的是“全球性问题”凸显的代价。

  人与自然和谐共生是人类通往未来的必由之路

  人类究竟应该如何对待自然?这是人类不能回避的课题。习近平同志在福建和浙江工作期间就开始思考这个重大课题。1997年4月11日,习近平同志在福建三明将乐县常口村调研时提出,青山绿水是无价之宝。2003年8月8日,习近平同志指出,“只要金山银山,不管绿水青山”,只要经济,只重发展,不考虑环境,不考虑长远,“吃了祖宗饭,断了子孙路”而不自知。2005年2月23日,习近平同志强调,人类追求发展的需求和地球资源的有限供给是一对永恒的矛盾。当大多数人都要像少数富裕人那样生活,人类文明就将崩溃。2005年5月16日,习近平同志指出,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生态环境方面欠的债迟还不如早还,早还早主动,否则没法向后人交代。为什么说要努力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你善待环境,环境是友好的;你污染环境,环境总有一天会翻脸,会毫不留情地报复你。这是自然界的客观规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因此,对于环境污染的治理,要不惜用真金白银来还债。2005年8月15日,习近平同志在浙江安吉县余村考察时明确提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我们过去讲既要绿水青山,又要金山银山,实际上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2006年9月15日,习近平同志强调,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是传统发展模式中的一对“两难”矛盾,是相互依存、对立统一的关系。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站在整个国家乃至人类的高度思考人与自然的关系,提出“人与自然是生命共同体”“共建地球生命共同体”“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等重大论断,为建设美丽中国提供了根本遵循,为建设美好世界指明了前进方向。

  资本逻辑是生态异化的罪魁祸首。铲除滋生生态异化的土壤——资本逻辑,是实现人与自然和解的关键一步。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中国共产党人致力于坚持和完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坚持毫不动摇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毫不动摇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促进公有制经济和非公有制经济优势互补、共同发展。中国式现代化是以人民为中心的现代化,劳动支配资本,而不是资本支配劳动。中国式现代化建设无法绕开资本,但要约束和规制资本,遏制资本消极因素的肆虐,绝不能任由资本无序扩张、野蛮生长,走到人类和自然对立面主宰人类、践踏自然。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秉持“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致力于构建人与自然生命共同体,不以牺牲环境为代价去换取一时的经济增长,不以短期利益、物质利益与自然进行拙劣交易,不会重蹈西方先污染后治理的历史覆辙,不会再度踏上人类征服自然、自然报复人类的不归路。

  发展方式绿色转型是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必由之路。生产方式绿色转型要求调适自然逻辑与生产逻辑之间的关系。自然逻辑是指自然本身的发展进化规律,强调人类必须服从自然界的法则,以追求生态平衡为目标,实现自然界的可持续发展。生产逻辑是指人类的经济行为以追求资本利益最大化为目标。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条件下,自然逻辑与生产逻辑之间的矛盾是尖锐对立的。在社会主义条件下,发展方式绿色转型兼顾了自然可持续发展的要求,同时也满足了人类生产扩张的需要,是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必由之路。党的二十大报告提出“协同推进降碳、减污、扩绿、增长,推进生态优先、节约集约、绿色低碳发展”,为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提供了系统性、综合性的思路。中国式现代化必须走可持续发展道路,坚持节约优先、保护优先、自然恢复为主的方针,坚定不移走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的文明发展道路,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全面绿色转型,促进人口、经济、资源环境的空间均衡,坚持用改革的办法破解体制机制障碍,坚持用最严格制度最严密法治保护生态环境。

  作者:陈曙光(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研究员、马克思主义学院副院长)

  《光明日报》(2023年12月18日 15版) 【编辑:梁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