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响新时代的“长江之歌”(人文观察)

发布时间:2024-06-22 17:56:26 来源: sp20240622

  图①:观众在安徽博物馆参观“共饮一江水——三星堆·长江流域青铜文明特展”。   温 沁摄(影像中国)   图②:长江国家文化公园九江城区段琵琶亭。   张 驰摄(影像中国)   图③:良渚古城遗址公园入口。   新华社记者 徐 昱摄   图④:滚装船行驶在三峡大坝上游湖北宜昌市秭归县水域。   郑家裕摄(人民视觉)

  从雪域高原奔腾而下,向着大海奔流而去。长江,我国第一大河流,造就了从巴山蜀水到江南水乡的千年文脉,是中华民族的代表性符号和中华文明的标志性象征,是涵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源泉。随着长江国家文化公园建设稳步推进,长江,中华民族的母亲河日益绽放出新的时代华彩,源远流长、灿烂辉煌的长江文化正在谱写新的时代华章。

  “长江春水绿堪染”

  修复生态,共享自然之美、生命之美、生活之美

  冬日清晨,江西九江。漫步长江江岸,登临琵琶亭,只见江面水汽蒸腾、白雾缭绕,长江犹如一条巨龙,穿云破雾、迤逦而来,深绿的江水承载着一艘艘轮船驶向远方,两岸芦苇在晨风中轻轻摇曳……

  1200多年前的一个秋夜,诗人白居易“浔阳江头夜送客”,写下了千古名篇《琵琶行》。千载时光飞逝,长江奔流依旧,但长江两岸却早已换了人间。

  长江,作为中华民族的母亲河,一度背负沉重的环境与生态压力。九江市民汪健在江畔生活了一辈子,亲眼见证长江环境的变迁。在他的回忆中:“以前江上有很多采砂船,岸边到处是矿坑,‘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江水浑浊不堪。”

  2021年底,长江国家文化公园建设正式启动,长江江西段被列为7个重点建设区之一。九江乘势而上,努力打造百里长江“最美岸线”。贯彻落实“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下大力气拆除沿江非法码头、泊位,腾出岸线;治理废弃矿山,开展矿区绿化……长江九江段恢复水清岸绿,形成“堤外生态绿化带、堤内园林景观带”的百里长江风光带,“一江碧水向东流”美景重现。

  生态环境是人类生存和发展的根基,生态环境变化直接影响文明兴衰演替。

  生态文化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自古就有“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的哲学思想,从中发展出深刻而独特的生态观——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提倡植树造林、禁止滥捕滥杀、禁止破坏江岸等法律条文历代沿用。“万物各得其和以生,各得其养以成”“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与自然的和谐共处,彰显了中国历史长河所沉淀的生命之道、生态智慧和人文精神。

  长江国家文化公园建设有力促进了长江沿线环境改善。一条条“最美岸线”、一座座滨江公园,将长江装点得格外动人。

  “现在的江岸是九江热门的旅游打卡点,来江边看风景、锻炼身体的人越来越多。”汪健说。

  “咔嚓咔嚓。”一只小江豚在江中嬉戏、吐水的画面,被武家敏用相机捕捉到。年逾六旬的武家敏,是居住在江苏南京市鼓楼区的“老南京”,跟拍江豚16年。这些年长江的沧桑巨变,一幅幅定格在他的镜头中。

  “以前,长江沿岸‘重化围江’,小化工、小码头、砂石厂密布,让居民临江不近江、靠水不亲水,不仅找个拍摄地点很难,江豚也是一年看不到几回。”武家敏打开相机给记者看,“现在,经过治理,长江两岸满眼都是好风景,经常能拍到江豚,它们是一群群的。”

  南京江豚水生生物保护协会秘书长姜盟介绍,近年来南京“治岸”与“治水”双管齐下,摄影爱好者拍到长江生态指示物种江豚的机会大大增加。

  即使冬日,重庆丰都县长江两岸依旧生机勃勃,碧水蜿蜒、彩叶漫山。翩翩起舞的鹭鸟与蓝天、城市绘就了一幅优美的画卷。长江边的丰都滨江公园、艺术馆等地,吸引不少市民游玩。

  丰都滨江公园金科段曾是长江边的一片杂草丛生的江滩荒坡地,沿线砂石堆场密布。“以前很难看见水鸟,但如今白鹭、苍鹭、红嘴鸥和鸳鸯等都在这里安了家。”代淑珍是三合街道的企业退休职工,她和老伴常年在长江边散步。“如今,山更青水更绿,长江周边的环境明显变好了。”代淑珍说。

  “我们共记录鸟类124种,属于国家重点保护级的鸟类有32种。”丰都县林业局党组成员、丰都县湿地保护管理中心主任文成德说,近年来丰都县抢抓长江国家文化公园建设机遇,通过实施水生态修复工程、改造江滩荒坡地等,有效改善了生态环境,鸳鸯等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时隔多年再次在长江岸边现身。

  一江碧水,万物生长。今日长江,生机勃勃。

  “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摸清家底,保护好、传承好、弘扬好长江文化

  奔腾不息的长江,孕育了灿烂辉煌的优秀传统文化,也见证着党百年奋斗的光辉历程和伟大成就。长江国家文化公园建设有力推动了各类文化资源的保护利用,成为坚定文化自信、激发奋进力量的宝贵滋养。

  “河姆渡文化是长江流域最重要的新石器时代文化之一。它的发现,证明了长江流域和黄河流域一样,同为中华民族文化的发祥地……”在浙江余姚河姆渡遗址博物馆内,一群外地游客在讲解员储一鸣的带领下,正津津有味地参观。

  余姚河姆渡遗址博物馆馆长谢向杰介绍:“近年来,在文博工作者不懈努力下,田螺山遗址、井头山遗址等具有代表性的河姆渡文化考古新成果不断涌现,为深入研究长江下游地区史前文明进程提供了极其重要的资料,也拓展了长江文化的深度和广度。”

  一条小板凳、一把小尖锄、一把小刷子……几位考古工作者在土坑内小心翼翼地进行挖掘工作。若遇见一枚化石,更是小心谨慎,先把泥土轻轻抠掉,再用刷子轻轻刷一遍,接着照相、编号、归档……这就是重庆巫山龙骨坡遗址考古工作者的日常。

  龙骨坡遗址是一处更新世时期古人类遗址,在此发现的“巫山人”对研究人类起源具有重要科学价值。“我们希望通过这次发掘工作,解开‘巫山人’究竟是人还是猿的世界难题。”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黄万波说,“随着考古发掘的深入,将有更多证据证明200万年来长江一直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

  长江流域是我国历史文化资源富集区。据统计,长江国家文化公园沿线13个省份拥有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38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841项,国家级烈士纪念设施118处,国家一级博物馆91家。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在大江上下交相辉映。

  长江国家文化公园建设启动以来,一场大规模的文化资源普查在沿江省区市迅速展开。通过普查,厘清长江文化脉络、摸清长江文化家底,为保护好、传承好、弘扬好长江文化,提供第一手依据。

  “为摸清历史文化家底,浙江全面组织开展长江文物调查,编制完成《浙江省长江流域文物资源调查报告》。”浙江省文物局文物保护与考古处处长杨文庆说,资源调查为讲好长江故事、推动文化走“新”提供了基础。浙江布局了近90个长江国家文化公园规划重点项目,先后建成良渚古城遗址公园研学基地、中国茶叶博物馆、杭州工艺美术博物馆、余姚河姆渡遗址博物馆、湖州南浔古镇教育基地等10余个与长江文化相关的国家级、省级研学实践教育营地(基地),开发了考古研学游等特色研学产品,以研促学,让长江文化“活”起来。

  长江,既是母亲河,也是英雄河。大江上下,无数英烈挥洒热血,留下了大量革命遗址遗迹,成为建设长江国家文化公园的宝贵资源。

  “红岩上红梅开,千里冰霜脚下踩,三九严寒何所惧,一片丹心向阳开……”一曲《红梅赞》,唱出了共产党人的崇高理想和坚定信念。在重庆红岩革命历史博物馆数字体验厅里,曲面投影、全息投影等科技手段令参观者在沉浸式观展中重返历史现场、体悟红岩精神。2023年,重庆红岩革命历史文化中心景区接待观众超1100万人次。博物馆负责人表示,借助长江国家文化公园建设的契机,重庆已将红岩文化公园建设纳入长江国家文化公园(重庆段)建设保护规划,并启动全市红色资源专项调查,全面保护提升和建设好红岩文化公园,希望越来越多参观者在其中感悟初心使命、汲取前进力量。

  “红飘带”——首个以长征为主题的全域行浸式数字文化体验馆2023年10月在贵州贵阳开放。走进馆内,仿佛走进了历史现场,一幕幕历史活剧在距观众咫尺处上演。阵地上炮声隆隆、硝烟弥漫,红军战士浴血拼杀;爬雪山、过草地,雪花从天而降……“红飘带”项目总设计师王志鸥说,项目通过综合运用AI虚拟交互、全息影像等科技手段,全景式再现长征之路,使观众身临其境,更加深刻地体验和感悟伟大的长征精神。

  “长江流域分布着大量文物和文化遗产,是长江文化保护传承弘扬的重要根基。长江国家文化公园的建设必将激活长江丰富的历史文化资源,展示长江文化的魅力,使之成为中华文化重要标志。”南京大学历史学院教授贺云翱说。

  “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

  串景成线,助推长江沿岸文旅融合发展

  “万里长江门前过,千顷鄱湖屋边绕。奇秀匡庐似脊梁,甘棠南门是明眸。”说起九江的文旅资源,九江市浔阳区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王健蓉的自豪感溢于言表,“历代文人墨客留下无数歌咏长江的诗作,其中1.6万余首与九江相关,陶渊明、李白、白居易、周敦颐……都曾在九江写下杰作,诗词文化是九江文化和长江文化的重要特色。”

  随着长江国家文化公园九江城区段建设不断推进,深厚的文化资源成为九江旅游的金字招牌。在琵琶亭上重温白居易《琵琶行》的创作过程,在石钟山上探访苏轼写作《石钟山记》的心路,在白鹿洞书院品味千年文脉、感悟为学修身的要旨……“诗意长江、诗画九江”,引来游客如织。2023年九江市累计接待游客超8000万人次,同比增长超43%。

  “沉睡数千年,一醒惊天下”,四川三星堆遗址是同时期长江流域文化内涵最丰富、面积最大的都城遗址。2023年7月,三星堆博物馆新馆刚刚落成开放,便引来游客如潮。新出土的黄金面具、外形奇特的龟背形网格状器……令人叹为观止,许多游客表示:“看过以后自豪感倍增,中华民族的想象力、创造力了不起!”

  三星堆博物馆馆长雷雨说,为了充分展示考古成果、弘扬优秀传统文化,新馆采用了大量先进的数字化技术,青铜神坛等3组器物采用“数字化修复演示”的展陈方式,手工拼对结合AI算法,通过数字化技术再现了破碎青铜器修复过程;借助最新的裸眼立体新媒体技术,将新发现的6座祭祀坑的发掘工作“搬”到展厅;通过投影机矩阵无缝融合技术,实时将数十台投影仪的画面相融合,流畅演绎三星堆古城恢宏景象……

  “修旧如旧、传承文脉”,在长江国家文化公园建设中,各地用“微改造”的“绣花”功夫,对历史文化街区进行修复,使古老街巷绽放时代光彩。安徽安庆,古皖文化、戏剧文化和桐城派文化交相辉映,当地推动修缮和保护历史建筑,对文化街区实施连片保护性利用;四川都江堰,每到夜晚,天府源廊桥景区流光溢彩,拍照打卡的游客络绎不绝……

  老街区妥善保护,新景观不断涌现。四川启动嘉陵江旅游风景道建设,重庆加快建设长江三峡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湖北宜昌正积极打造一条延绵25公里的滨江绿道景观带,江苏常州正在推动建设长江主江南岸8公里岸线文化综合展示带……大江上下,串景成线,形成一条条文旅黄金线路,助推长江沿岸的文旅融合发展。

  “你从远古走来,巨浪荡涤着尘埃;你向未来奔去,涛声回荡在天外……”豪迈而深情的《长江之歌》,总能激发中华儿女对壮丽河山、灿烂文化的自豪之情。展望未来,长江国家文化公园建设必将使长江文化赓续延绵,必将唱响新时代的《长江之歌》……

  (本报记者刘阳、王珏、顾春、姚雪青、王欣悦参与采写)

  

  版式设计:张芳曼

  《 人民日报 》( 2024年02月18日 07 版)

(责编:薄晨棣、梁秋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