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公路数字化建设目标明确 万亿公路数字经济产业将蓬勃涌现

发布时间:2024-04-24 18:05:12 来源: sp20240424

当前,全球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深入发展,数字经济、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新业态已经成为促进经济社会发展的新动能。推进人工智能、物联网、大数据等新一代信息技术与交通运输深度融合发展,是推动交通运输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的新机遇、新挑战,也是加快建设交通强国的重要任务。

近日,交通运输部印发《关于推进公路数字化转型 加快智慧公路建设发展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推动公路建设、养护、运营等全流程数字化转型,助力公路交通与产业链供应链深度融合,大力发展公路数字经济,为加快建设交通强国、科技强国、数字中国提供服务保障。

《意见》提出,到2027年,公路数字化转型取得明显进展。构建公路设计、施工、养护、运营等“一套模型、一套数据”,基本实现全生命期数字化。到2035年,全面实现公路数字化转型,建成安全、便捷、高效、绿色、经济的实体公路和数字孪生公路两个体系,为构建现代化公路基础设施体系、加快建设交通强国提供支撑。

交通运输部公路局局长吴春耕表示,可以预见,在不久的将来,高度数字化的公路网络将成为我国新发展格局中的一条条黄金通道,万亿级别的公路数字经济产业将蓬勃涌现,为推进中国式现代化注入交通新动能。

以智慧交通创新发展推动交通运输高质量发展

当前,智慧交通已成为交通运输行业创新实践最为活跃的领域,也是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的重要领域和数字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

交通运输部党组书记、部长李小鹏指出,面对新形势新要求,必须完整、准确、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深入推动交通数字化转型,以智慧交通创新发展推动交通运输高质量发展,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当好先行。

“要想富,先修路”。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公路固定资产投资累计超过20万亿元,新增公路里程112万公里,建成了一批代表性的重大工程。截至2022年底,全国公路总里程535万公里,承担着63.5%的营业性旅客运输量(不包括城市客运数据)和73.3%的营业性货物运输量,构成了流动的仓储和产业链、供应链的重要组成部分,在经济社会发展中发挥了重要的先行作用。

“公路作为资金密集型、智力密集型行业,在全面数字化方面具有先发优势。布局数字中国,发展数字经济,公路仍然责无旁贷要当好先锋。”吴春耕表示,近年来,交通运输部指导各地布局建设智慧公路,应用新技术,引入新装备,打造新场景,构建新模式,强化数字赋能,建成了一批智慧公路试点工程、样板工程,已经具备一定的实践基础、人才储备、市场环境。

今年7月,交通运输部与河北省政府签署《关于加快建设交通强国 加快建设经济强省美丽河北的合作协议》(以下简称《合作协议》),《合作协议》明确,提升河北智慧交通服务水平,推动新型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和传统基础设施数字化、智慧化改造,打造一批智慧公路、智慧港口、智慧枢纽。

为推进中国式现代化河北交通场景落地落实,交通运输部与河北省将共同推动完成京哈、石太等高速公路智能化升级,建成秦皇岛港北斗应用、黄骅港自动装船等智慧港口项目;推进交通创新平台建设,依托自动驾驶技术交通运输行业研发中心、太行创新研究院等创新平台,推动关键技术研究、装备研发及测试体系建设。根据规划,到2027年,河北将建成车路云网、数字化技术与装备等5个左右省部级以上研发平台,建成雄安新区开放式智能网联测试示范区和自动驾驶先导区。

《意见》还提出运用现代数字技术赋能公路交通,提升感知、分析、决策支持能力,实现人、车、路、环境深度融合以及全业务流程数字化。吴春耕表示,文件内容紧密结合公路业务工作,注重顶层设计和可操作性、实用性,对于提升公路交通效能、培育新业态、发展新经济、增强新动能、加快建设交通强国等具有重要意义,公路数字化及智慧公路建设前景广阔。

因地制宜、逐步推进实现在役公路数字化

据交通运输部发布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底,全国公路总里程达535.5万公里,其中高速公路17.7万公里。那么,对于数量庞大的在役公路,应该怎么推进数字化?

对此,吴春耕告诉记者,在役公路数字化,首先要解决好数据来源问题,充分应用建设期数据成果,整合既有的公路管理系统CPMS、桥梁管理系统BPMS等各类数据资源,结合日常巡检、自动化智能检测设备、桥梁结构监测以及养护工程、改扩建工程等,逐步实现数字化。

数据是数字交通发展的核心要素之一,也是智慧交通发展的关键要素,在综合交通运输体系中发挥“大脑”作用。近年来,宁夏回族自治区交通运输厅打造“一云、一中心、一窗口、六平台”交通运输大数据中心,目前已接入13家单位49个信息化系统数据资源,上传数据约4.1亿条。

在宁夏交通运输“一张图”平台上,随着工作人员点击鼠标,一条条公路、一座座桥梁、一个个公路基础设施的空间位置、地物形状、属性等信息,立刻出现在电脑屏幕上。“平台汇集了全区交通基础路网、专题数据和基础地理信息等3大类数据资源,实现了交通‘一张图’管理。”据工作人员介绍,交通“一张图”平台可提供永久基本农田、生态红线、空间规划、压覆矿产等合规性分析,可为交通项目选址、线路规划、建设监管等提供支撑。

数据采集的重点包括地理信息、线形指标、桥隧设施、安全设施、服务设施等信息,为车路协同、自动驾驶提供支撑。其中,对于里程长、分布广、技术基础相对薄弱的农村公路,《意见》明确要逐步推进,因地制宜完善基础设施数据库、高质量发展评价体系和养护数字化系统,实现农村公路“一张图”管理。

如今,在役公路数字化和农村公路“一路一档”信息化建设试点工作已经先期启动,通过数字化可以为多个业务场景提质增效。

打造数字赋能的公路出行服务新模式

修建公路的最终目的是服务车辆通行,近年来的智慧公路发展重点也聚焦在出行服务等方面。

数据显示,2022年底,全国机动车保有量达4.17亿辆,其中公路营运汽车1222.08万辆;全年完成营业性客运量35.46亿人;全年高速公路车流量95.32亿辆。吴春耕指出,公路安全畅通事关人民群众安全便捷出行和经济运行顺畅,以数字化技术提升路网管理服务水平至关重要。

《意见》提出打造路网智能感知体系,利用建设、养护数据资源,充分整合、合理布设沿线各类感知设施获取数据来源,利用摄像机、雷达、气象监测、交通量调查及ETC门架等设施,采用激光雷达、无人机及车载终端数据上传等新型感知手段,提升各类数据融合应用水平,实现全要素动态实时感知。

吴春耕表示,构建智慧路网监测调度体系,依托路网运行大数据、人工智能、机器视觉及区块链、北斗、5G等技术,加强数字化的路网运行状态模拟、分析决策、智能调度和出行规划精准服务能力,构建现代公路交通物流保障网络,人享其行、物畅其流。

数字化会给公众带来哪些新体验?吴春耕表示,为了使公路数字化转型成果直接惠及广大人民群众,《意见》着重强调打造数字赋能的公路出行服务新模式,适应未来预约出行、定制出行的需要,推动各类服务设施及充电桩等数字化升级,建设智慧服务区。

《意见》还提出,提倡全过程出行服务,提供行前路径规划和停车位、商品、业务办理等预约,途中及时获取相关信息动态和路况提示,事后反馈评价意见,实现一单到底、无感无障碍出行和公路伴随式服务、一站式服务。鼓励探索阳光救援、积分优惠等创新性、增值类服务,丰富车路协同应用场景和服务模式。

六方面保障措施推动《意见》落实落地

一分部署,九分落实。《意见》发布后,怎样推动落实落地是关键,交通运输部会有哪些保障措施?

对此,吴春耕表示,公路数字化是一项长期的系统工程,需要有关各方共同努力,循序渐进,久久为功。交通运输部将会从以下六个方面保障《意见》落地实施。

一是加强组织领导。各地省级交通运输主管部门可因地制宜细化实施方案,加强对市县和基层的指导、支持。

二是明确任务分工。为便于各方理解执行,《意见》强调建设单位要统筹谋划,明确实施目标并推动落实;设计、施工等单位按合同开展数字化勘察设计、智慧建造;养护运营单位完善公路数字模型,探索智慧养护和出行服务新模式。

三是做好试点推进。为率先破题和发挥示范引领作用,《意见》指出要分主题方向组织遴选一批重要通道、重点区域路网、重点工程开展试点,形成一批场景明确、效益显著、经济适用、可复制可推广的试点成果和技术方案。

四是加强实施管理。目前智慧公路相关政策标准仍在不断完善中,《意见》强调要规范项目实施,对加强一体融合设计、质量控制、验收总结等明确了要求。在役公路智慧化升级、改造工程参照相关要求加强管理。

五是强化技术支撑。公路数字化必然涉及诸多新技术、新问题,需要组织力量强化技术支撑。《意见》提出充实专家技术团队,加强技术论证及试点跟踪指导。

六是完善政策保障。良好的政策保障和发展环境是公路数字经济发展壮大的必要条件。《意见》明确要完善配套政策和激励措施,推动以技术革新、降本增效呈现数字化价值,营造公平发展的良好环境。

(责编:郝帅、高雷)